APP无线揭阳

19910
    林卓廷的一嘴十八针
    2019年09月25日 来源:港嘢茶餐厅 编辑:陈建明

   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《许智峰“三抢”拍案惊奇》,他自封“斯文激进派”,他不仅鼓动街头骚乱、“阻差办公”,还抢咪、熄咪、抢文件、脚踢保安、熊抱女公务员……公然将流氓暴力之病传染到立法会。

    今天要讲的林卓廷也是立法会议员,他一度与许智峰站立街头一起纵暴。不同的是,林卓廷的政治表演术更高,他穿梭于黑衣和白衣之间,时而辱警时而假装“撑警”,险被同伙误解遭殴打;林卓廷人格卑劣、党同伐异,一度被驱逐出党;他还频繁勾连英美等西方反华势力,街头被追骂“没一处像中国人”。

    多年来,林卓廷不仅“逢中必反”,还一直包庇、美化和鼓吹暴力,散播“恐中”和“反华”情绪,这条“变色龙”难掩乱港祸港的政治底色。

    泄图纸为暴徒指路,“撑警”假戏险遭同伙殴

    站在骚乱人群中,林卓廷“鹤立鸡群”。

    他身高1.92米,折合英国计量单位6.3英尺,这名“六英尺三”还有显赫的身份——香港立法会议员,更是一名纵暴派分子。

    港嘢君在《郑松泰的十级梦和一嘴毛》一章讲过,2019年7月1日,立法会议员郑松泰犹如“导盲犬”带领暴徒洗劫立法会,并提醒暴徒,“我上去!二楼有狗!你哋(们)自己要小心。”

    林卓廷比“导盲犬”郑松泰动手更早,也走得更远。

    2019年6月11日,即立法会原定审议“逃犯条例修订”草案前一天,林卓廷突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“立法会综合大楼走火路线图”。

    “未来一星期立法会形势紧急,现提供立法会停车场(LG1)走火路线及各楼梯位置,以供参考。”林卓廷还在社交媒体上明目张胆地提醒暴徒。

    一群暴徒在7月1日冲击了香港立法会,袭击目标明确、手法老辣。立法会议员谢伟俊也发现,连一些议员从未进入过、没有门牌的房间都遭受破坏。

    发动袭击前,不少暴徒已拿到路线图。一名为“Daisy”的“支持小组”成员参与了当天冲击立法会的行动,她向美联社记者炫耀,冲击前已有一名立法会议员向她提供了立法会大楼平面图。

    尽管“Daisy”没有透露议员的姓名,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狡猾的林卓廷深知,一旦被揪住纵暴冲击立法会的“尾巴”,他可能会被褫夺议员席位,更可能有牢狱之灾。

    每一名乱港政客都是天生的演技派,尤其擅长金蝉脱壳。2019年7月1日的骚乱中,为暴徒带路的郑松泰一度面临质询,他诡辩说“只是在直播、照顾记者和提醒所有人小心。”

    所谓“猪往前拱,鸡往后刨”,一个个乱港头目“各有各的道儿”。当天中午12时许,眼看着暴徒即将冲进立法会,一向善于变脸的毛孟静又及时晕倒了,林卓廷把她送上救护车后,再次回到现场找回他的戏份儿。 

    当示威者用砖头等硬物撞击立法会大楼玻璃门时,林卓廷“勇敢”地站了出来,他呼吁示威者“停手”,还提醒暴徒“夹到啦,好危险呀”。混乱中,林卓廷更是一度单膝下跪、声泪俱下,“我求下你啦,好危险呀!”

    林卓廷的反常举动,也让现场示威者错愕不已:几天前,这名纵暴派议员还在鼓动骚乱,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“立法会综合大楼走火路线图”!

    一些暴徒并没有理会林卓廷的“跪求”,径直冲过立法会的玻璃门,甚至还声言要与林卓廷“割席”。

    所谓“割席”来自《世说新语》,大意就是割袍断义。颇为讽刺的是,林卓廷原本是推脱责任,没想到用力过猛搞成“假戏真做”,被乱港暴徒误以为林卓廷要反水。

    弄巧成拙的林卓廷一面自比君子,一面在谋划着在下一轮骚乱中扳回一局。2019年7月6日星期六,林卓廷又出现在所谓“光复屯门公园”的骚乱现场。

    这一次,林卓廷的角色是暴徒“保护伞”。当天,一名戴着口罩、遮阳帽和粗框眼镜的男子被暴徒团团围住,被指“偷拍众人”。暴徒们“动私刑”强行要求该男子交出手机。

    僵持之际,林卓廷与另一名乱港议员许智峰走来。让暴徒们满意的是,这一次,林卓廷不仅没有下跪,也没有讲保护通讯工具和捍卫隐私权,而是反过来威胁拍摄影像的男子要交出手机。

    遭到拒绝后,林卓廷又假惺惺地调停,站在一侧的许智峰,则表现出少有的“谨慎”。港嘢君在上一章《许智峰的“三抢”拍案惊奇》介绍过,2018年4月24日,许智峰一度在立法会大楼的走廊里对女公务员下手,成功抢夺对方的手机和文件,这一猥亵之举已惹得神憎鬼厌。

    在黎智英、胡志伟、毛孟静等港独大佬的袒护下,许智峰才保住议员席位。很明显,与抢咪、抢文件、抢手机的许智峰不同,林卓廷的政治演技要高明许多。

    争“出骚”害死小马仔,挑事被殴嘴角缝18针

    林卓廷通常只在“伟光正”的场合亮相,而极易被揪住尾巴的“脏活”,则交给别人去做。

    为散播“恐中”和“反华”情绪,林卓廷等乱港派不惜差遣年轻的废青做炮灰,打着渗透的如意算盘,分分钟被拿下。

    乱港分子多发迹于街头政治,也只能靠不停地“出骚”延续政治生命。林卓廷的背包里时常带着话筒还自配音乐,一到街头便可用他特有的公鸭嗓侃侃而谈。

    2019年7月21日,乱港分子发动元朗暴力事件,前来赚取政治积分的林卓廷栽了。他在列车上被围殴,嘴角和双手被棍殴伤,被送往屯门医院救治,嘴角缝了18针,前臂也被硬物撞击造成骨裂。

    一段流传于网络的元朗暴力事件视频显示,林卓廷到达元朗西铁站后,就鼓动支持者不断向闸外的白衣人士叫嚣挑衅,不断夹杂大量粗口“叫白衣人士入来”,还有黑衣暴徒用灭火器喷射白衣人士。

    当白衣人士准备离开之时,站在地铁站的闸门内林卓廷突然高声叫阵,“妳班×街,够胆唔好走,警察嚟紧……”

    正是林卓廷一方的挑衅引发斗殴。打斗中,“六英尺三”的林卓廷颇为勇猛。视频画面中,他手持一把雨伞左戳右击,不时地用脚猛踢白衣人。眼看形势不妙,林卓廷带头躲进列车厢……

    这一幕却被林卓廷等乱港分子大做文章,不仅对现场视频移花接木鼓吹“白衣人冲入车厢袭击乘客”,还抛出“穿着白衣就是撑警,黑衣就是暴徒”的奇怪逻辑,试图将脏水泼向香港警察和特区政府。

    鼓暴力编故事泼脏水,“爆眼女”三缄其口

    2019年6月30日,香港各界民众16.5万人在海富天桥参加“撑警和平集会”,林卓廷又穿着纯白色的T恤衫亮相“撑警”集会。

    一会儿身着白衣“撑警”,一会儿又黑衣“鼓乱”,这条“变色龙”仍难掩乱港祸港的政治底色。2019年9月21日,林卓廷在香港《苹果日报》上鼓吹“对抗警暴,惟有抗争”,他还援引“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”的民调结果,大肆宣扬“多数香港市民完全不信任警队”。

    茶餐厅在《戴耀廷的野猪革命》一章中也讲过,2006年以来,“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”每隔两年都会进行“国家认同的民意调查”,将民调结果大肆炒作,再邀请戴耀廷之流“权威解读”,它的幕后金主则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反华势力。

    香港中文大学“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”官网显示,这个机构的最大“科研成果”是《“反逃犯条例修订示威”现场调查报告》,结论之一就是林卓廷所鼓吹的“多数香港市民完全不信任警队”。

    2019年8月11日,一名女性示威者被香港警员用“布袋弹(橡皮子弹)爆眼”的照片广泛流传。林卓廷又将脏水泼向港警,他跳出来大骂“黑警”,提出“以眼还眼”并誓言要为女孩讨公道。

    时至今日,“爆眼女”不仅迟迟不露面,也没有向警方提出指控和索赔,更是千方百计阻挠警方的刑事调查。目前,警方已取得法庭手令,可向医管局索取少女的医疗报告。蹊跷的是,当事人竟发布律师信反对医院交出医疗报告。

    “爆眼女”迷雾被一层层揭开。香港媒体爆料说,“爆眼女”实则为猪队友误伤,眼睛也无大碍,两周左右即可出院,却被“叛国乱港”四人帮头目黎智英拿来大做文章。

    黎智英指使李柱铭找到“爆眼女”,提出以3000万港币的酬劳为条件,要求“爆眼女”指称眼睛为警察的“布袋弹”所击伤。

    据说,“爆眼女”姚某某原本是一家诊所的助理,父母分别是普通司机和超市员工,家境清苦,对于出演闹剧遂一拍即合。

    不料,3000万的演艺酬劳很快曝光,黎智英、李柱铭担心进入调查程序,直接拿出500万港币作为封口费,并要求“爆眼女”在公众面前“消失”。

    面对警方的追查和公众的追问,乱港派只好以民意调查混淆视听:51.5%受访者认为“爆眼女”是警察所伤。近来,黎智英、李柱铭等港独大佬已对“爆眼女”事件讳莫如深,林卓廷之流也是三缄其口。

    墙头草卖国贼,“没一处像中国人”

    林卓廷擅长说谎、搞事、编故事。2017年3月,在母校三十五周年校庆会上,他自曝在学校时已是“搞事分子”,经常质疑老师甚至校长的“不合理决定”。

    中学入读路德会吕祥光中学时,林卓廷的功课主要抄同学,向几位成绩好的女同学借来作业,超高速去芜存菁,集各家之大成。所以,“练成一目十行的本领,应付排山倒海的文件”。

    1999年,林卓廷从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后加入民主党,并担任时任民主党副主席何俊仁的助理。港嘢君在《何俊仁的混账时光》讲过,何俊仁在立法会上浏览黄色照片而得名“AV仁”,他是政治“墙头草”,时而反美时而亲中,对民主党内部则是党同伐异。

    作为“AV仁”的衣钵弟子,林卓廷在民主党内也被批评“政治道德卑劣”,几度被轰出门。

    2006年,为了赶走时任民主党总干事夏咏援并取而代之,林卓廷不断在“恩师”何俊仁面前造谣,制造党内对立,惹得怨声载道。2007年初,林卓廷被赶出民主党,一度到廉政公署避风头。

    败走麦城的林卓廷并不甘心。2011年7月,民主党时任总干事陈家伟在香槟大厦的嫖娼事件东窗事发。林卓廷嗅到了机会,他重金乞求时任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和副主席刘慧卿,成功谋得朝思暮想的总干事一职。

    就在名利场上顺风顺水之际,林卓廷又惹出“退党潮”。2018年12月12日,民主党发生创党以来最大的“退党潮”,有59人集体退党。

    民主党59人集体退党,他们狠批林卓廷“人格卑劣”、“毫无政治道德”

    退党人员矛头直指林卓廷“未登天子位,先置杀人刀”“人格卑劣、无政治道德”。

    自恃党外有黎智英、何俊仁等港独大佬做靠山,党内有胡志伟新晋大佬的提携,林卓廷行事专横、排除异己,大力肃清刘慧卿的旧部“前线系”,丝毫不念及刘慧卿对他的提携之恩。

    党同伐异是乱港势力内部刀切不尽的痼疾。59人的“退党潮”后,林卓廷在党内元气大伤,他开始变本加厉以港独延续政治生命。

    2019年1月,在上水,林卓廷召集港独势力组织“反水货客游行”,一些暴徒打着“米字旗”和港英时期的“龙狮旗”,动辄对内地游客辱骂,甚至施以拳脚。

    他多次在立法会上提议,要将内地访问者“一周一行”的进港权限改为“一年八行”,公然借“反水货”之名离间香港与内地的交往。

    林卓廷还频繁勾连英美等西方反华势力。2016年,香港新一届立法会开幕前夕,他主动联络英国驻港领事馆副领事艾智博(Duncan Archibald),及时汇报掌握的情况。

    鲜为人知的是,艾智博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外国祸港分子。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前,艾智博进入香港任职,为“占中”出谋划策输送钱财物资。

    搭上艾智博的“贼船”后,林卓廷又被曝在2017年11月滥用立法会外访公费。访英期间,林卓廷在英国议会乞求为香港发声、干预香港事务。

    林卓廷以立法会代表访问英国,却唱衰香港图片来自《文汇报》

    林卓廷叛国祸港之心昭然若揭,以致常在街头被追骂。2019年8月,一段流传甚广的网络视频中,一名香港市民在街头追着林卓廷大骂“影衰香港人(让香港人丢脸)”“你冇一忽似中国人(你没一处像中国人)!”

    人高马大的林卓廷嘟囔几句后,一路败走。



    热点新闻

    $(".tcsh_focusBox").slide({ titCell:".num", mainCell:".pic", effect:"fold", interTime:'5000', autoPlay:true, autoPage:"
  • ", trigger:"click", //下面startFun代码用于控制文字上下切换 startFun:function(i){ $(".tcsh_focusBox .txt li").eq(i).animate({"bottom":0}).siblings().animate({"bottom":-40}); } });